清絕。

YOUNG FOREVER

《两枚戒指的自述番外----记事本的自述》【代发

一座城池:

番外:《记事本的自述》


 


00


What's in a name? That which we call a rose by any other name wouldsmell as sweet. 


名称有什么关系呢?玫瑰不叫玫瑰,依然芳香如故。


 


--Shakespeare


 


01


诸位好,我是一本记事本。对的,我正是叶修的记事本。


事实上我原本是张佳乐中尉的,到那时某次打赌输了以后,我就成了叶修上将的了。原本他并不太用记事本,战前大部分的重要资料他几乎都记在脑袋里,结果战后,他突然开始用我记录一些时间,地点和人物。


 


其实我看不太懂,我没经历过太多战争,不过听以前叶修常年戴在身边的银质打火机说,战争是伴随着人类文明的东西。


后来叶修好像是遗失了那把打火机,真可惜,我知道叶修非常喜欢那把打火机。


 


叶修并不太经常带着我,但是他将我藏在了他家书房里面的一本书中。没错,一本书中,他似乎刻意挑了一本厚重的历史书,将中间掏空,然后将我藏了进去。幸好我体积并不大,正好能塞下。


 


不久我发现,叶修记录的内容变了。是的,他不在用文字记录,而是用不同的符号来记录,我看不懂。


 


有次他使用我的时候,用着不知道从谁那里拿来的看起来就非常高级的钢笔,写着密码般的符号。我记得叶修突然笑了笑,叼着烟,停下了笔,看向窗外。


 


那天天气很冷,叶修穿的单薄而且也没有生火取暖。


 


其实我一直知道叶修就是个生活能力比较弱的人,虽然他的军事能力是一等一。但是我不太懂为何战后他的身边甚至连一个副官都没有。至少得有个人照顾他的生活起居吧?叶修怎么说也是嘉世的上将吧?


 


看向叶修叼着烟带着笑意的脸,我想他是不在乎的。


 


我一直以为无人能读懂叶修记录在我身上的符号,直到有一天,叶修将一张纸片夹在我身体里。上面用的密码符号和叶修写在我身上的一模一样,但是我认得,这规整认真的字迹不是叶修的。


 


我想,这世界上原来真的有人懂他。


 


“五年了,要开始了啊。”


 


叶修坐在沙发上,手里把玩着那只钢笔,披着毛毯坐在火炉边,吃着军用压缩饼干。


映着火焰的光,我才看到了那只笔上刻着一个字母,Y。但是我觉得那不是叶修的。


 


很久很久以后,我才猜测到,当年那只笔的主人是谁。不过当我辗转多人,移交到他手上是,我还未发现。


 


一个我不认识的人将我交给了他,前者有着一双大小不一的眼睛,后者接到我以后翻开看到密码符号一脸的惊讶。


 


 


02


记录在我当中的内容并不多,叶修使用了将近一大半,但是喻文州一整个晚上都在缓慢的翻看我。一遍又一遍的翻看着,我看不出他当时的表情,但是能感觉到他毫无温度的指尖,缓缓滑过叶修曾经留下的字迹。


我想记录在我身上的内容一定非常重要,可能是证明叶修清白的证据。


 


最后,当我看到窗外的太阳升起时,他终于合上了我。一个人坐在空大的书房中,一只手紧握着戴在胸前的链子。我才发现,他带着一枚戒指。


我见过这枚戒指,但仅只一次。


不过我很快又发现,这枚戒指不是叶修带着的那一枚,细微的不同但是我仍然能看出来。


 


晨光照亮了喻文州的侧脸,我看到他闭着眼皱着眉,轻声说了句。


 


“你啊…真是什么都计划好了。”


 


那天以后,喻文州开始整理记录在我上面的密码,整整列了半本字典厚的纸,还用红色的笔在上面圈圈点点。我这才知道,原来记录在我身上的信息,是如此庞大。


喻文州几乎几天几夜没有休息的整理记录,我原本以为这些是能帮上叶修的资料,但是我在他的脸上看不出任何喜悦。没错,我还是知道一些的,叶修被嘉世控告,现在已经被关在了关押所里。这些都是那只钢笔告诉我的。在被喻文州拿在手里的钢笔,曾经叶修用它在我身上记录的钢笔。


我不知道这支笔怎么就辗转回到了喻文州手里,可能是那晚叶修来找他的时候留下的。


 


那天叶修其实想将我给喻文州,但是却没有。


我不知道原因,但是猜测可能可能跟那枚我再也没有见过的戒指有关。


 


我不是很了解这两个人的关系,但是大致能猜测到。那只钢笔上次告诉我,人类用戒指作为一种感情深厚的证明。


非常有趣。


 


过了不久,我见到喻文州将自己整理的近两个月的文件全部整理到了一个文件袋中。我不知道他要交给谁,只是我知道这份资料是他通宵整理出来的。


 


两天后,即是开庭那天,喻文州将一直以来戴在胸前的链子摘了下来,放在了书房的木桌上。晨光没照到戒指,它显得有些阴暗,而且看起来它心情有些不好。


而喻文州拿起我,将我放在大衣内侧的口袋里。


 


 


03


“我认罪。”


 


“那么,作了解这件事,并且深知我这个将军决策是错误的,但是并没有阻止我,反而推波助澜的帮我打通人脉关系的,现在正坐在证人席上陶轩大大,你怎么看?


 


“下面我的律师将代我呈上证据,内容记录了我以及陶轩所有的勾结事项以及人物名单。”


 


“这些将作为我在法庭的最后陈述。”


 


隔着衣料,这些是我听到的话。叶修的声音,依然带着他特有的懒散腔调。


而靠近主审官心脏的位置,我能听见这个人安然的心跳声,仿佛这次审判的突发情况是他提前就知道的。


 


我突然有些明白了,为何喻文州总是苦笑着看着我。


 


记录在我身上的密码,并不是证明叶修清白的证据,而是他那些莫须有罪名的详细清单。


我突然想起,那天叶修将我随意的放在口袋里,去找喻文州前,似乎遇见一个人,叶修对他说:“嘉世,还有未来。”


 


庭审最后,我听见喻文州用冷静而深沉的嗓音宣读着,叶修的死刑判决,以及联盟法庭开始受理关于叶修提交的证据。


我能从在场人的抽气声中感受到他们对于这次审判的惊讶,他们都沉默了。


直到有一个人在鼓掌。


 


我一直待在喻文州的大衣口袋里,我没有看到是谁在鼓掌。


但是我能想象到,叶修,那个总是叼着烟一脸嘲讽的人,站在整个法庭的中心,为自己的死刑鼓掌。


 


“嘉世,还有未来。”


 


这句话在我记忆中久久无法抹去。


我想这个未来,叶修没把自己算在其中。


 


 


04


一出法庭,喻文州就被非常多的记者包围,许多人在问他对于这次审判的看法。但是我并没有听见喻文州的回答,他一路向前。


但是我突然听见人群的惊叫声,以及我的身体被割开的感觉。


对的,虽然我是一本记事本,但是也会有这种感觉,因为一把短匕首插在了我身上。我听见那把匕首跟我道歉,说它也不想伤害我,但是他主人想刺杀喻文州。


 


“哎哎,真抱歉啊,拿着我的是个比较偏激的人类,还是斗神的偏激崇拜者。”插入我身体内的短匕首解释着。而我也听见了有个人类的呐喊声,高呼着嘉世万岁,斗神万岁。周围是各种尖叫吵杂。“不过有你挡住了啊,不然这个法官肯定就挂了。”


 


我没有注意听短匕首的话,而是听见一声枪响,而吵杂的人群似乎也安静了一些。


短匕首被拔了出去,我甚至能感觉到这是喻文州自己拔出去的,他甚至拍了拍被刺破的大衣。这期间他的心跳声一直没有改变。经历过庭审,经历过刺杀,他的心跳声依然平稳而悲凉。


是的,悲凉。


这是我的描述。


 


有什么能让一个人依然面对着世界,却如同活在地狱?


 


他一定一早就知道法庭会发生的事,却没有阻止。他即使看到了有匕首向自己冲过来,却不想阻止。


将我从大衣口袋里拿了出来,在周围所有人都惊恐的表情时,他有些愣神的看着我和我身上多出来的一条深深的刀痕。


 


“喻法官!您没事吧?”周围迅速有人过来,询问着。而被询问的人,似乎有些愣了愣的转头。


 


“我没事。”喻文州是笑着回答的,这次轮到对方愣的说不出话,大概想不到一个刚遇刺的人居然还能笑着回答。我看到了,倒在他身边不远处还在流血的人,用愤恨的眼神瞪向喻文州。


 


我突然觉得非常悲哀。


是的,悲哀。


 


就像是写在我身上的密码符号。


除了他们彼此,无人能懂。


 


 


05


我以为喻文州会一直保存着我,但是他最后却将我烧了。


原因很简单,因为庭审以后,叶修又在我身上留了一句话,他还签了名字写了日期。


 


亲爱的读者,这里你可能会觉得非常奇怪,我来讲解一下,虽然我也并不是很了解这其中内幕。


庭审过后,喻文州就将我放在他书房的暗格里,连我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大概几天,大概几周或是几个月。而再次打开暗格的人,却是叶修。


 


“我就知道,他在这有个暗格。”


 


他笑的一脸得意,将我拿了出来。这时我看到他身边站了一个沉默的英俊男人,我没见过他,但是他皱了皱眉,显然不赞同叶修的做法。


叶修拿着我,随手拿起桌子上的那只刻着Y字母的钢笔,草草的在我上面写了一句话,然后带着笑意的欣赏自己的笔记。


 


“前辈……”直到站在他身边的人终于忍不住开口了。


 


“好,我这就走。”叶修把钢笔插在上衣口袋里,合上了我,将我放回了暗格里。还自言自语说道“好歹是哥想留给你的遗物,不好好保护,居然留了这么大个疤。”


 


而事实上,直到喻文州打算烧毁我的那天之前,他都没有翻开过我。而当他发现了写在最后一页的那句话时,他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确认般的仔细看着那一页。


然后,如释重托般的笑着。书房火炉的光柔和的照着他已经渐渐老去有些皱纹的侧脸。我看到那枚戒指安静在他腿上躺着,我有点想开口告诉它,我见过跟你一模一样的另一枚戒指,却不知道如何开口,而那时,我作为一本书的生命也即将走到尽头。


 


最终,喻文州将我扔进了火炉,我想,他大概不想留下任何证据,即使无人能看懂记录在我身上的密码。


 


“怎么连个照片也没留下,我都快忘了你长什么样子了。”


 


化成灰烬前,我听到他的声音,但是我直到,他一辈子都忘不了的。


 


亲爱的读者,到这里,请耐心听我讲完我最后的自述。


 


化成了灰烬的我并没有结束,而是以灰烬的方式继续存在。我被分成了很多细小的灰烬,散落在世界各地,我这才真正意义的见到战争,见到和平,见到人类的存在方式。


非常有趣。


 


我见到了很多人,军人,穷人,富人,政客,宗教信仰者。


有一次我见到一个牧师打算说服一个穷人信教时,被后者杀死了并且抢走了那枚精致的十字架。我觉得有些眼熟,但是我记忆中没见过那枚十字架。


 


此后的我去了很多地方,见过很多人,非常自由,因为灰烬可以随着风任意漂泊。


我突然想到了叶修,不知道他过的如何,但是至少我知道,那场审判并不是他的终结。我至今不知道最后他在我身上写了什么,他当时没有用密码符号,但是我并不认识人类的文字,我只认出了两个字,法官。


 


此时此刻,我正在一节车厢内,漂浮在空中,看着窗外飞驰而过的景色。车厢内有两个学者在争论着什么,似乎是关于历史上兴欣建国方面的事情。我听不太懂,也没太在意。


 


看着窗外的景色飞快的向后倒退,我知道我一路向前,也会一直向前走。


 


自此,我的自述讲完了,非常感谢您的倾听。


 


 


 


 


 


 


 


END


 


 


 


FREE TALK:


匿名X:


非常感谢看到这里的诸位,本来就是打算自娱自乐的产物,没想过要出本子,结果因为某个W跟我说了一句:你出本我就帮你画封面,于是就有了这本。关于我的名字,其实玩了个文字游戏,大家不需要猜测我。


这篇文章写的时候我加了非常多的引申含义。下面解释一下这些含义,当然,您也可以选择不读这些。


戒指不需要解释,大众的定义。银质左轮,声音非常温和,但是杀伤力巨大,可以联想喻文州的性格。打火机是叶修留给喻文州的,后人也猜测过这个,可惜没猜对。银质信封刀,是刀的一种,却只用来开信封,但是它仍然是刀。喻文州带着微笑跳探戈,可以联系信封刀讽刺世人的性格一起解释。喻文州的历史书,这个解释可以联系它后来的性格转变。




叶修回去的路上没走正道,反而走在了扶手栏上,隐喻。喻文州和叶修的密码,这些是他们两个人的秘密,即使物品也不知道他们在密语什么,但是叶修最后写给喻文州的话,原文出现过。叶修跟喻文州在法庭上,都没有带着戒指,可以认为,当时的他们已经决定走自己选择的路,而放弃了戒指。叶修丢掉戒指的原因有很多,也是一种隐喻。而叶修的戒指从被镶嵌了钻石一样的玻璃,到变成十字架,都是隐喻。而喻文州的戒指,最终陈列在博物馆,无法再听见它伴侣的声音。记事本是叶修的,喻文州遇刺的时候救了他,所以留下了疤痕。钢笔,最后叶修故意带走了,就像他把打火机留给喻文州一样。最后的灰烬在火车上,象征历史前进的方向,无论两个学者讨论着什么,火车都会不断前进。




如果大家不想看可以直接跳过。我始终觉得这篇文章写的很仓促,但是非常感谢看到这里的诸位。写的时候一直有点纠结,毕竟物品的角度很难写清楚,我尽力的去描述,如果能做到描述清楚,那就非常高兴了。


最后感谢所有支持的人,听我啰嗦的禾一太太以及帮我画封面的W太太。


任何repor请艾特画封面的W,她会转告我,非常感谢。


 


 


至此。


2013.12.20


 


 


小W:


我什么都不想说。


说好的肉呢?


 


至此。


2013.12.20



评论

热度(373)